96% 受访记者历「催泪弹放题」后呼吸系统不适,前线摄影师该

  • 编辑时间: 2020-05-23
  • 浏览量: 878
  • 作者:

在近两个月的反修例示威活动中,警方用上近 1,800 枚催泪弹清场,在场示威者、途人及记者均受其害,有网民更形容是「催泪弹放题」。公立医院医生邝葆贤联同三名香港大学医科生,收集逾 170 名前线记者接触催泪气体后身体不适的数据,并在上週五进行记者会公布调查结果。

调查範围包括 612、721、727 及 728 四个示威日,最多记者在 728 「上环催泪弹清场」后出现后遗症:96.2% 前线记者有呼吸困难、久咳和咳血等呼吸系统症状;72.6% 有出疹、发红和痕痒等皮肤症状,其中有记者出现二级烧伤;53.8% 有持续流眼水、眼睛肿痛等症状;40.6% 有肚泻、肚痛、呕吐等肠道症状。

96% 受访记者历「催泪弹放题」后呼吸系统不适,前线摄影师该

曾 8 次採访冲突的摄影记者身体出红疹:

96% 受访记者历「催泪弹放题」后呼吸系统不适,前线摄影师该
(图片来源:明报)

研究团队联同「杏林觉醒」、香港人权监察、民权观察,呼吁警方必须停止滥用化学武器,或使用已过安全期限之化学武器,「不要再用香港人做人体试验」。

虽然国际间的《化学武器公约》明文规定,禁止在国际战争中使用催泪弹,但香港警方仍在连日来于无必要时施放催泪弹,无差别伤害平民,甚至是在地铁站内发射催泪弹,令车站顿时变成毒气室,走在最前线的摄记和记者,应如何自保呢?

不少记者都会在採访示威活动时配带俗称「猪咀」的防毒口罩,虽然网民统称为「猪咀」,但其实分为不同型号,香港药剂师工会主席张尹思指出,能隔滤 60 微米或以下颗粒的型号会较好,但由于过期催泪弹可能释出的山埃太过剧毒,「猪咀」都未必能有效阻隔,此外,山埃还可透由皮肤吸收令人中毒。中文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竟明则指出,即使穿上冰袖保护,化学物质仍会黏附在衣物上。

穿长袖衣物、戴上「猪咀」及眼罩,看来已是本港记者对催泪气体的「最高级别」防御了,但仍不能 100% 有效保护身体,如果穿上全套防菌衣或潜水衣,又有效阻隔毒气渗入皮肤吗?网上暂时未有这类资料。

相信记者为了记录真相,仍会冒着催泪弹走上前线,除了警方收手不再乱放催泪弹外,看来别无记者与市民大众保命之法了。

如想了解更多,可参阅《近日示威中接触催泪气体后遗症状统计研究》原文。

延伸阅读:

[相机不是盾牌]看当今战地摄影师如何在战火中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