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艺术中心:【林中路

  • 编辑时间: 2020-05-23
  • 浏览量: 735
  • 作者:
99°艺术中心【林中路 - 他我隐逸之境】吴祚昌创作个展

〈日梦–我们曾经来过〉 116.5 x 91cm

99°艺术中心:【林中路

〈林中路–迷蹤〉 116.5 x 91cm

99°艺术中心:【林中路

〈境梦–若我想见,就能见到〉 116.5 x 91cm

99°艺术中心:【林中路

〈林中路–风鼓起了衣袖〉 91 x 72.5cm

99°艺术中心:【林中路
    展期

    日期:2019-08-31 ~ 2019-09-29

    地点

    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号B1(S7美术馆)

      展出地点:S7美术馆2楼(99°艺术中心)
      展出地址: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号
      营业时间:上午11:00-下午6:30 (週一公休)
      开幕茶会:9.7(Sat.) 14:00
      林中路 - 他我隐逸之境

      侷困城市
      有那一天 为了呼息
      偶然迷失林中
      却意外找到 一座森林

      林木参天 隐蔽世界 也隐敝人
      小径多歧路 容易迷路 也好隐藏身体
      觉得自由 心灵敞开

      出林 见平畴旷野
      觉得存在 回归城市

      想像一座森林
      想像「他」 在林中 想像画作

      -------------------------------------------------------

      等待一只手的触摸
      在一阵早晨的微风
      存在葳蕤生辉的世界
      衣袖鼓起了童年的
      林中路

      -------------------------------------------------------

      关键字:日梦 Day Dream

      「永远有一个向度归诸于人
      每一个人都被指定
      走向并且到达 人所能到达之所」
      诗人荷德林(Friedrich Hölderlin)以为这等强力意志不是真理的价值尺度
      因为真理面对的「世界」 是一件自我孕育的艺术作品
      在你一声不响的时候 别作声
      日梦 可能来在黎明之懵懂
      可能来在失眠的摇篮
      可能来在笔端徘徊的隐蔽处
      但我深信 日梦的匣子
      一掀开来 都是我们曾经来过

      十年风 变是不变
      再风十年 不变仍是变
      寻找绝对意志的界限
      一生一世 远航筑构秘境
      深信世界虚假 现实
      转身背对
      发现己身 仍在远航中的秘境
      再再十年 不会靠岸

      每一个最大限度的渴望是活出极致
      每一次征服是对肉体与灵魂的深信不疑
      不曾有过比之更远的航程
      狂人意志 – 尤利西斯

      一种创作的「恶习」 –
      我得先向行动学习感觉
      夜晚踩着湿润草地亲近大地的肉
      摩搓 捺按 刺痛的感觉
      看不见前方
      在沉思中昏沉的一瞬
      向意志的「恶习」迈步
      颜料未乾 闪着金黄的光
      总是惊异「它」的神奇
      沉思中昏沉的一瞬
      都是犹疑 颤危危的轰然一笔
      这够「尊称」为一种原则了吧 –
      要弄懂「画」这个动名词
      就得向行动学习感觉
      向傻子学聪明
      向哲学家学郁闷
      向清道夫学技巧
      向模特儿学会怎幺凝视画家的眼
      我「尊称」它为一种创作的「恶习」
      这是一种原则 –
      「强力意志 」
      向尼采学超人

      飘髮拂袖依样狂乱,追索梦中找不着的,全然是为了遗忘那在心中的幻影。
      全然是—因为不得不去寻找,这正是不得不去抛弃的一切。
      以乾眼目、僵硬指、屈偻背—千真万确地催赶画布,「朝发轫,夕余至」,恰恰是因为我不得不去寻找,「路漫漫修远,吾上下求索」,「寻找」本身比寻找的更加真实。
      这正是我不得不去抛弃的一切。

      在寻找另一个完全不同于我的「自我」,白日中我找不到「他」,我好像是一个「流浪者」;但是在夜晚的梦中,「他」翩然隐现…
      我说「隐现」是说:「他」躲着我,「他」不在我意识之内;对于一个白日的流浪者,「他」戏谑我、躲在暗处嘲笑…
      给我艺术唯一存在的藉口:我做白日梦,我流浪;另一个不是的藉口:我做梦,遇见「他」,在灯火阑珊处…

      威尼斯水漾波影,摇橹声声鼓动,听世界喧哗
      它说:「跟我走吧!直到我消沉」
      璀璨炫目,亚得里亚海的阳光上演一幕历史剧
      总有一天,我窥看尖塔、石柱,在水中,若隐若现
      诗意幻想,冥思、白日的梦,围聚成可视空间。我们从那裏逃逸,再从那裏—重新遁入灵魂隐逸的居所

      世界本质能被召唤吗?巨大微小堪得起改变吗?M的主人上了伸展台,一艘舢舨泅在波涛 …
      画布是视象核心,框架环绕梦砌空间
      巨大含纳进微型视网膜
      我说:「了无生趣的生活让我想向它告别」、「这微缩玻璃瓶内始终叫人焖着无法透气」
      M的主人上了伸展台,画家谈论硅酸钙板,一艘
      黑色舢舨泅在波涛,世界本质没有改变
      唯有了无生趣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画家不曾逃跑,还在海上泅泳,波浪像水泥凝固炸裂他们意志
      扭转时空梦者正纳巨大于微小之中